主办单位:菏泽市地方史志办公室
电子邮箱 用户名: 密 码:
 
 
大事记:2018年十月(第251期)
大事记:2018年九月(第250期)
大事记:2018年八月(第249期)
大事记:2018年七月(第248期)
大事记:2018年六月(第247期)
大事记:2018年五月(第246期)
大事记:2018年四月(第245期)
大事记:2018年三月(第244期)
菏泽史志微博
菏泽大事记
菏泽市方志馆
党政务公开
菏泽市志鉴库
更多>>
全部资料库
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
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
菏泽市地方史志工作管理暂行办法
  当前位置:菏泽市情网 >> 首页 >>志鉴论坛


漫谈会盟圣地古菏泽

 
2018-01-29 15:02:52
更改字体大小:[ ]

菏泽市社科联   荣海生

    春秋时期,周王室日渐衰微,慢慢失去了对诸侯的管控。各诸侯国为了自身的利益,相互攻伐兼并,强国崛起,大国争霸局面形成。司马迁在《史记》中对这段纷争不断的历史有着这样的描述:“平王之时,周室衰微,诸侯强并弱,齐、楚、秦、晋始大,政由方伯(即霸主)”“春秋之中,弑君三十六,灭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社稷者不可胜数”。这期间,会盟活动作为处理诸侯国间关系的重要手段频繁举行。战争和会盟活动相互交织,成为春秋时期社会政治的一个显著特点。仅在《春秋》所记的242年间,就记战争483起,记朝、聘、会、盟约450次,明确见于经、传的会盟就有200多次。
    会盟是一项严肃的政治兼及原始宗教信仰活动,始于何时已无可考。春秋是历史上会盟最为频繁、兴盛时期。《左传》:“诸侯三岁而聘,五岁而朝。有事而会,不协而盟。”《礼记·曲礼》:“诸侯相见于䧍地曰会”。唐代著名经学家孔颖达认为:会是一种约定举行的礼仪,到期相见为会,没有到期就相见为遇。《周礼》:“涖牲曰盟”“国有疑则盟,诸侯再相与会,十二岁一盟,北面诏天之司慎、司命。盟,杀牲歃血,朱盘玉敦,以立牛耳。”会盟之前先由主盟国征会,选定会盟日期与地点,告知有关诸侯国参加。所选会盟地,即要保证与会各方交通和行动方便,又必须是能与天地神灵顺畅沟通的神圣之地。会盟时,由主盟人按照列国或参加人员身份排序,商讨盟辞,拟定盟书,书之于策,同辞数本。在会盟处凿地为坎,把牛、马、羊等牺牲杀于坎上,将牺牲的左耳割下放在“朱盘”里,将牲血用“玉敦”盛起来。盟主率众祷告天地神灵,宣读盟约,然后参加会盟的人逐一歃血,再把盟约的正本放在牺牲之上一并埋入坎中,盟约的副本则由参加盟会的诸侯带回本国藏于盟府。在这种浓重的宗教气氛中,盟约被赋予了神圣不可违的力量,由此实现对每个会盟参与国国君的约束。由于政治的考量,诸侯国举行会盟活动时,往往会邀请周天子(或王臣)参加。
    东周初年,中原农耕经济得到稳定发展,实力强大起来的诸侯国开始向周围扩张,相邻诸侯国因为争夺领土而不断发生摩擦。虽然周王室作为天下共主尚有一定的力量和影响,但已今非昔比,黄河中下游诸国已公开不听从周天子的指挥,甚至与周王室产生矛盾,而各诸侯国都不具有压倒性的绝对优势,矛盾冲突难于平息。在这种情况下,用以协调与邻国关系、争取同盟国以对抗第三国的会盟活动兴起。当时矛盾冲突最为激烈的是郑国和宋国。郑国首先和齐国会盟对付宋国,宋国、鲁国和卫国等国也结盟与他们对抗。最终,通过会盟形成了以齐、郑为首一方和以宋、鲁为首一方的两大军事政治集团。两个军事政治集团一经形成,战争的规模也就由原来两国之间的争斗扩大为两大阵营的争夺。先后爆发了宋国组织联军讨伐郑国,郑国组织联军攻打宋国、鲁国等一系列战争,与此同时也各自频繁举行会盟活动。古菏泽作为两大阵营的交汇中间地带,自然被卷入其中,成为诸侯征战与会盟活动的热土。如公元前713年,郑、齐、鲁三国攻宋,夺取郜、防两地(郜、防,古地名,分别在今曹县北、成武东);公元前698年正月,鲁桓公与郑伯会盟于曹(曹,古地名,在今定陶);公元前696年正月,鲁桓公与宋公、蔡侯、卫侯会盟于曹等。此后,各诸侯国时而会盟结好时而相互攻伐。而周边的蛮、夷、戎、狄大举内侵,对中原各国构成极大威胁。在这种形势下,各诸侯国迫切希望能有一个有影响力的强大国家代替周王室行使权力,阻止诸侯之间的纷争、组织各国抵御戎、狄、蛮、夷的进犯。
    齐国顺应时代的要求,通过改革国富兵强,齐桓公率先提出“尊王”“攘夷”,担负起平息诸侯纷争、统合诸侯抵御外来侵略的责任。齐桓公在位40余年间,先后发动“尊王”“攘夷”战争20余次,如:齐鲁长勺之战,齐率诸侯讨伐宋国,讨伐郑国,讨伐蔡国、陈国之战,攻打山戎部之战等战争,曹国(国都在今定陶)多次参与;主持列国会盟20多次,在古菏泽举行的会盟就有10多次,如“庄公十四年(公元前680年)冬,单伯会齐侯、宋公、陈侯、卫侯、郑伯于鄄”(鄄,古地名,在今鄄城);公元前675年“秋,(鲁国)公子结媵陈人之妇于鄄,遂及齐侯、宋公盟”;公元前667年“公(鲁庄公)会齐侯于城濮”(城濮,古地名,在今鄄城);公元前664年“冬,公及齐侯遇于鲁济”(鲁济,古地名,在今巨野);“僖公二年(公元前658年)秋,齐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贯”(贯,古地名,在今曹县);“八年(公元前652 年)春正月,公会王人、齐侯、宋公、卫侯、许男、曹伯、陈世子款盟于洮”(洮,古地名,在今鄄城西南)等。史称齐桓公“衣裳之会十又一”“兵车之会四”,其中于公元前679年召开的第二次鄄会盟,周天子派王臣单伯出席。通过这次会盟,齐桓公的盟主地位得到周王室的承认,史称“桓公始伯(霸)”。公元前651年,齐桓公会盟诸侯于葵丘(葵丘,古地名,在今菏泽附近),周王还派王臣宰孔赐齐桓公胙(贡肉),齐桓公的霸业达到了颠峰。
    继齐桓公之后,宋襄公企图借助齐、楚两大国的威望和力量成就霸业,不断与各国举行会盟活动。如公元前641年 “夏六月,宋公与曹人、邾人盟于曹南”(曹南,古地名,在今曹县);公元前639年,“宋人、齐人、楚人盟于鹿上”(鹿上,古地名,在今巨野、曹县间)。宋襄公在鹿上会盟时向楚王乞求让诸侯尊他为霸主。楚王假意应允,这样,宋襄公霸业在鹿上之盟达到顶峰。但宋国毕竟没有经济和军事实力支撑,楚国不可能允许宋国做霸主,在当年秋天再次由宋襄公组织的会盟大会上,楚成王“执辱宋公”,并起兵伐宋,宋襄公称霸成为笑柄。
    这一时期,晋国修明政治,采取了一些列变革,“政平民阜,财用不匮”,晋文公开始谋求霸主之位。公元前633年,楚国攻打宋国,宋国向晋国求救,第二年春天,晋国攻打楚国的同盟曹国和卫国,引发了晋、楚大战。晋文公联合宋、齐、秦等国大胜楚军于城濮。战后,晋文公召集诸侯会盟大会,周王室派代表参与会盟,且“策命晋侯为侯伯”,授于晋国“以绥四国,纠逖王慝”的权力,晋文公从此赢得霸主之位。公元前597年夏天,志在报仇的楚国在邲之战大败晋军,中原诸侯皆背晋向楚。楚庄王饮马黄河,观兵于周疆,向周天子的使者“问鼎之大小轻重”,大有取而代周之势。楚庄王成了实际上的霸主。战败后的晋国为维系霸主地位,晋大夫原毂与宋、卫、曹同盟于清邱(清邱,古地名,在牡丹区)。此后,晋、楚二国长期加兵中原,双方进入拉锯战。之后的80年间,会盟与战争交相为用,列国间的军事行动高达170余次,对戎、狄的战争尚不包括在内。为争夺郑国的与盟归附,晋发动军事行动22次,楚发动军事行动15次。最终,晋、楚各霸南北。后来,齐国再度兴起,欲与晋国重新争霸中原,几次到古菏泽一带会盟诸侯。如:公元前497年春,与卫会盟于垂葭”(垂葭,古地名,一说在今葭密寨,一说在巨野西南);公元前475年,与会盟于廪丘”(廪丘,古地名,在今郓城)。两次会盟都是商讨联合讨伐晋国的事情。一直到战国时期,这里仍然是诸国征战会盟多发之地。如公元前335年,“魏、韩二君与齐王会于鄄”等。
    古菏泽一带何以成为诸侯青睐的会盟圣地?主要缘于这里独特的人文自然环境。
    古菏泽是中华民族的重要发祥地之一,对天地神灵的崇拜历史久远,原始宗教信仰执著。春秋时,这里属于古九州之一的古兖州之地,位于齐、鲁、宋、郑、卫中间,济水与黄河水环抱,土地肥沃,气候温暖湿润,河流纵横,林木茂密,水草丰富,多平原和小山丘,交通方便,列国及城镇密集,是富庶的中原粮仓,为兵家必争之地。北宋著名经学家邢昺认为:“济、河间其气专质,厥性信谦,故曰兖。兖,信也。”以原始宗教信仰和诚信为约束的会盟活动,在这里举行实在是最理想的场所。仅在古菏泽有明确记载的春秋会盟活动就有近30次之多。不但著名的鄄会盟、清丘会盟、葵丘会盟发生在这里,后来吴王北上争霸会盟,还在这里疏通菏水水道沟通黄河和淮河,促进了经济发展和“天下之中”大都会的形成;助越王勾践成就霸业的功臣范蠡,功成身退,也居此经商而“三致千金”。因为这种独具的人文及自然环境优势,金庸在其武侠小说《笑傲江湖》中,就把菏泽西的五霸冈塑造成了武林会盟大会的最佳地点,让令狐冲和任盈盈在此相识相爱,令人神往。(摘自《齐鲁晚报》2018年1月23日C04版)



    

打印本页   加入收藏   关闭本页  
 

关于我们  |  网站简介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2006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 5.0以上版本  1024*768 像素的浏览器访问
E-mail:dfszbgs@hz.shandong.cn 电话:5310756版权所有:菏泽市地方史志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