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山东省菏泽市扶贫志(1949-2021)》编纂的几点思考
2023-07-28 16:00:00 来源:本站 浏览:2009

 摘要:贫困是人类社会的顽疾,消除贫困是人类共同的使命。中国因有组织、有计划、大规模的扶贫开发,尤其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的实施,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贡献了中国力量。在新的时代背景和任务要求下,中指办和国家乡村振兴局、中国扶贫发展中心开启了中国扶贫志丛书编纂工程,用地方志这一独具中国特色的历史记载方式记录伟大的中国扶贫事业。本文以《山东省菏泽市扶贫志(1949-2021)》(以下简称《菏泽扶贫志》)编纂为例,分别从分类属性、记述断限、篇目设计、记述方法、扶贫精神体现等方面提出几个需要重点把握的问题,抛砖引玉,以期新时代脱贫攻坚战留痕,为民族复兴书写“信史”,充分让《扶贫志》立起来、活起来,脱贫攻坚精神传承下去,让“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团结奋斗赢得的历史性胜利”彪炳史册。

 关键词:扶贫志;编纂;难点;思考

用地方志记载伟大的扶贫事业,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高度重视修史修志”指示精神的一次重要实践。2021年中指组提出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编纂扶贫专业志的要求,2022年3月又下发《关于实施中国扶贫志编纂工程和中国全面小康志编纂工程的若干意见》,要求“切实为民族复兴书写信史,为脱贫攻坚修志立传,为新时代中国留下小康印记”[]。2023年3月8日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与国家乡村振兴局共同下发《关于开展中国扶贫志丛书编纂工作的通知》,旨在规划出版56部志书,以中国扶贫志丛书的形式展现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全国各族人民打赢脱贫攻坚战取得成就,展现人民生活质量及经济社会发展发生的质的飞跃,展现在这场脱贫攻坚战中所创造出的中国样本,为全球尤其是同样面临贫困挑战的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可借鉴的经验。菏泽市是山东省唯一被列入第一批56 部中国扶贫志丛书名单的地区之一。2023年5月5日,山东省地方史志研究院与山东省乡村振兴局转发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国家乡村振兴局《关开展中国扶贫志丛书编纂工作的通知》,为《菏泽扶贫志》编纂提供了理论依据和基本遵循。

关于扶贫志编纂的研究不是太多,可资借鉴的专著更少,尽管有一些理论文章对如何编好扶贫志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但总体上看,边界不是很清晰,还存在一些模糊认识,有待进一步厘清、深化、细化。鉴于此,笔者吸收专家优长,加上自己的亲身体会,撰写此文,以飨读者。

一、扶贫志的分类属性

地方志,古称地志、地记、图经、方志等,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按照志书记述的内容不同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综合性志书。综合性志书记述的内容是所志时空的方方面面,从自然到社会、从经济到政治、从美德到陋习,无所不包。“两轮”社会主义新修地方志,省志、市志、县志三级志书,均为综合志。另一类是单一性志书,也可以理解为专题志书。如:山东文化志、中国戏曲志、菏泽市牡丹志等等。笔者认为,厘清扶贫志是属专题志还是区域综合志,有助于把握编纂的侧重点。专题志是专门记述某一事物或某一事业的历史与现状的著述,包括专门志、专题志、部门志、行业志等独立于综合志书之外的志书。扶贫工作作为我们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同贫困作斗争、为美好生活艰辛奋斗的一项专项工作,具有某项事物领域性、独立性、阶段性特征,其事物发展的属性和特点决定了编纂记述这一伟大扶贫实践的扶贫志,应属于地方志中的专题志类型。

编纂扶贫专题志,除了遵循区域综合志编纂的基本标准和规范,记述的重点和主线必须限定在扶贫工作专项事物的范围之内。一方面扶贫专题志要“求专求全”。扶贫专题志具有鲜明的专业属性,就扶贫这个专项事物,扶贫专题志又应该是全面的,应将扶贫专项事物所涉及的方方面面都有所反映和记述。另一方面扶贫专题志要“求细求深”。记述的扶贫内容要深、要透、要详细,特别是在一些重要阶段、重要项目和重要事件等方面,应该反映和挖掘出更深层面的内容,使扶贫专题志的内容更丰富、更深刻。[]

二、扶贫志的记述断限

地方志书是具有鲜明地域特征与时空界限的资料性著述,编纂扶贫志与编纂综合性志书一样,应有较为合理的断限要求,各级《扶贫志》要明确扶贫志的记述时限。2022年3月29日,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实施中国扶贫志编纂工程和中国全面小康志编纂工程的若干意见》。其中规定:“扶贫志上限一般为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下限为2021年2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宣告脱贫攻坚战取得全面胜利。”2023年3月8日,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与国家乡村振兴局共同下发《关于开展中国扶贫志丛书编纂工作的通知》。其中规定:“重点记述改革开放以来的扶贫历程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脱贫攻坚战,必要时上限可以上溯;下限由各地根据本地脱贫实际情况确定。”

从当前已经出版或者正在编纂的扶贫志来看,确定上限下限的作法不一。上限起始时间有的从人类与贫困作斗争就开始;有的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开始;有的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中国迈入改革开放开始;有的从1984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帮助贫困地区尽快改变面貌的通知》开始记起;还有的从1986年国务院成立贫困地区经济开发领导小组,开始实施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的农村扶贫开发记起。对于志书的下限,各地也不统一,有的把扶贫志的下限确定为2020年年底,有的延续到2021年2月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凡此种种,每一种选择,都有一定道理。笔者认为,作为这样一部历史跨度长、涉及面极广的专题性志书,还是要抓住“扶贫”这个关键词作文章,而不仅仅是从“摆脱贫困”或“减贫”这种一般意义上去考虑志书的上限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的讲话,勾勒出了扶贫事业清晰的主线。他指出:“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坚持把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作为初心使命,团结带领中国人民为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进行了长期艰辛奋斗……夺取了中国革命胜利,建立了新中国,为摆脱贫困创造了根本政治条件。新中国成立后,党团结带领人民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推进社会主义建设,组织人民自力更生、发愤图强、重整山河,为摆脱贫困、改善人民生活打下了坚实基础。改革开放以来,党团结带领人民实施了大规模、有计划、有组织的扶贫开发,着力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伟大成就。”[]2017年,党的十九大把精准脱贫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进行全面部署,锚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聚力攻克深度贫困堡垒,决战决胜脱贫攻坚。2020年,党中央要求全党全国做好“加试题”、打好收官战,信心百倍向着脱贫攻坚的最后胜利进军。由此可见,扶贫事业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伊始就开始的伟大事业,脱贫攻坚是这项伟大事业的一场具有战略意义的重要战役,更是这项战役的最后冲锋和收官战,2021年2月25日召开的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代表党中央的庄严宣告,就是这一战略目标取得彻底胜利的标志,也是这一事业从扶贫、脱贫阶段,开始迈向乡村全面振兴目标的重要标志。

菏泽市农村扶贫工作发展历程与国家扶贫工作发展阶段大致一致,在每个阶段呈现出不同特点。一是救济式扶贫为主的减贫阶段(1949—1977年)。由于建国以前菏泽受匪患、战事及自然灾害影响大,形成了重消费、轻积累的价值观念。菏泽整个产业结构中几乎全部是农业,而且农业生产力却极其低下,农民普遍处于贫困状态,整个农村地区长期是“三靠”,即吃粮靠统销、生产靠贷款、花钱靠救济。尽管对于缓解一些极为困难群众的生产生活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农村群众普遍存在的温饱问题依然得到有效解决。同时,工业基础薄弱,财政十分困难。二是农村经济体制改革推动减贫阶段(1978-1984年)。1978年2月,菏泽市东明县小井村就开始把土地分到各家各户,成为全国最早一批实行分田到户、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村庄,掀开了山东省农村土地改革的序幕,在全国率先实行“大包干”。三是聚焦解决温饱问题,开展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的到村到户扶持减贫阶段(1985—2001年)。1986-1998年山东省有10个国家和5个省重点扶持的贫困县,其中菏泽市单县、鄄城、梁山(1990年划归济宁)是省重点扶持贫困县。1999年山东省有28个扶贫巩固县,其中菏泽市有6个:鄄城、郓城、东明、单县、成武、巨野。按照中央“以县为主”的瞄准机制,县成为使用扶贫资源、开展具体扶贫工作的基本行动单元。四是“村为基础,整乡推进,区域规划,产业发展”减贫阶段(2002—2013年)。2002年,菏泽市农委和农业局合并,扶贫办和开发办一起变为农业局的内设机构,挂扶贫工作办公室的牌子,为正处级单位。与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合署办公。菏泽市各级党委、政府“村为基础,整乡推进,区域规划,产业开发”扶贫方针,按照一个乡镇扶持一个产业,一个产业带富一方百姓的开发模式,实施产业化扶贫,从2002年开始三年一期,先后分三期扶持了58个乡镇中的669个行政村。五是开发式扶贫与保障式扶贫并举的精准扶贫阶段(2014—2020年)。2013年11月2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到菏泽调研,指出“要坚决打好扶贫开发攻坚战,不断改善贫困人口生活”,首次把扶贫开发定位为“攻坚战”。菏泽市委、市政府按照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指示,贯彻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理念,瞄准贫困村、贫困群众发展产业和扩大就业,拉开了菏泽脱贫攻坚工作帷幕。

在1949年10月至1984年9月的救济式扶贫阶段,工作的重点放在解决极端困难群众的“吃上饭,有衣穿”问题上,是输血式的救济式扶贫,难以从根本上彻底解决群众的贫困问题。这一阶段的内容不是记述的重点,主要在扶贫历程、概述、大事记及篇下序中综合记述和反映即可。因为在第一、第二轮志书的民政、农业等专业志或篇章中都有记载,特别是救灾、救济,本身就是民政工作的重要内容。1984年10月至2012年的开发式扶贫阶段,2013年11月至2020年年底的精准扶贫和脱贫攻坚阶段。特别是精准扶贫和脱贫攻坚,才是《扶贫志》需要浓墨重彩和重点反映的。[]因此,要全面、系统、准确地反映出扶贫事业和脱贫攻坚伟业,就要把扶贫事业放在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至2021年2月这一历史阶段中去反映。编纂三级扶贫志,最好从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写起。

三、扶贫志的篇目设计

设篇立目,是《扶贫志》专题性志书编纂过程中需要明确的重要问题。扶贫志的编纂,参照习近平《在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的讲话》,以及中央宣传部《关于“纪录小康工程”组织实施方案》和《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关于实施中国扶贫志编纂工程和中国全面小康志编纂工程的若干意见》精神设计篇目结构。结构为凡例、图片(含地图)、目录、概述、大事记、贫困状况等,内容主要包括概述、大事记、贫困状况、扶贫组织、扶贫历程、扶贫模式、社会扶贫、扶贫成就、扶贫保障、扶贫脱贫典型等,做到重点突出、要项不缺、大事必录、主线清晰。

《菏泽扶贫志》拟采用篇、章、节、目四级结构,除了概述、大事记、附录外,依次设置1.扶贫区域;2.扶贫战略与规划;3.扶贫组织;4.扶贫保障;5.扶贫方式;6.社会扶贫;7.扶贫成就;8.县区扶贫;9.人物集体。

扶贫和脱贫攻坚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要注意在章、节、目的设置上,突出时代特点、地方特点。如,扶贫战略与规划,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农村扶贫工作实现了由救济式扶贫向开发式扶贫和由粗放扶贫向精准扶贫的历史性转变。菏泽市农村扶贫工作发展历程与国家扶贫工作发展阶段大致一致,并结合菏泽市实际,在每个阶段呈现出不同特点。可以直接以几次大的战略性安排为章的标题:一是救济式扶贫为主的减贫阶段(1949—1977年)。二是农村经济体制改革推动减贫阶段(1978-1984年)。三是聚焦解决温饱问题,开展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的到村到户扶持减贫阶段(1985—2001年)。四是“村为基础,整乡推进,区域规划,产业发展”减贫阶段(2002—2013年)。五是开发式扶贫与保障式扶贫并举的精准扶贫阶段(2014—2020年)。牡丹区、东明、鄄城有移民搬迁任务的县区,就可以以“黄河滩区迁建”为标题设置章节,另如扶贫车间、人居环境整治、党政部门定点帮扶、电商服务站点建设、结对帮扶等都可以作为章节的标题。这样即体现了地方特点、特色,也体现了时代特征。

四、扶贫志的记述方法

扶贫志记述应严格按横排纵述要求,做到横不缺要项、纵不断主线,不缺主要事物和事物的主要方面,对涉及多个行业、部门齐抓共管的事类,一是资料共收,二是集中记述,既不要以偏概全,也不要笼统综合,应力求点、线、面脉络清晰,见事见人。三是在全面记述的基础上,应注意突出记述的重点,要把扶贫和脱贫攻坚这一伟业的发展过程、基本面貌反映出来、记录下来,同时要注意把这一伟业当中所开展的一系列重点工作反映出来。

一是各级党委、政府围绕扶贫工作和脱贫攻坚出台的政策措施、召开的重要会议、重大工作部署和重大工作安排。我们强调这是记述的重点,是因为扶贫工作本身就是一项政策性很强的工作。国家的帮助和支持,很多都体现在政策支持上。例如,2013年11月2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到菏泽调研,考察了尧舜牡丹产业园,对菏泽发展牡丹产业、探索牡丹加工增值、带动农民增收致富的情况进行了具体了解。随后,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菏泽市及其县区的主要负责人座谈,共同探讨扶贫开发和加快发展的良策。具体到菏泽市的扶贫工作,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抓扶贫开发要紧紧扭住增加农民收入这个中心任务、健全农村基本公共服务体系这个基本保障、提高农村义务教育水平这个治本之策,突出重点,上下联动,综合施策。之后,菏泽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通过组织理论中心组学习、邀请国务院扶贫办领导授课、举办专家讲座论坛、专题培训班等形式,带动全市各级各部门学习贯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关于扶贫工作系列重要论述和重要讲话、重要指示批示精神,与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视察山东、视察菏泽重要讲话融会贯通,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提高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政治自觉、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以期将菏泽市各级各部门思想和行动统一到脱贫攻坚之中。

重大工作部署、安排,也是反映的重点。如菏泽市十二届十次全会将“扶贫攻坚工程”列为在重点实施的“四项工程”之一,先后召开了菏泽市扶贫攻坚工作会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和精准扶贫现场会议等一系列会议,把扶贫开发确定为“一把手”工程。同时,制定下发了《关于大力实施扶贫攻坚工程的意见》、《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实施意见》等有关扶贫开发、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文件21个,明确脱贫攻坚工作目标和年度计划,并层层进行分解落实,形成了“网络化、全覆盖、分线作战”抓落实的责任体系和“市负总责、县乡主体、部门联动、村为重点、工作到户、责任到人”的工作机制。

二是要通过变化与发展,充分反映扶贫和脱贫攻坚伟业取得的巨大成就,要特别注意用好数据资料。行路难、吃水难、用电难、通信难、上学难、就医难等整体面貌发生历史性巨变;脱贫群众精神风貌焕然一新、党群干群关系明显改善、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更加牢固等内容,都应该是记述脱贫攻坚伟业时要反映的重要内容。记述要用事实、数据说话。

在反映社会事业发展变化时,我们一般习惯用“定性”的语言来表述:贫困地区的水、电、路、通信等基础设施明显改善,科技、教育、文化、卫生等社会事业全面进步,一些偏远乡村缺医少药、看病难的问题有所缓解。贫困群众观念转变,科技和市场增强,生产技能提高,自我发展能力增强。如果改用数据,可能效果明显不同。

三是要把对口协作、对口支援系统、完整、准确地记述和反映出来,讲好民族团结的故事,体现社会主义大家庭温暖和我们的制度优势。例如,2016年8月,菏泽市与青岛市建立省内结对扶贫协作关系。两地先后开展市级互访对接9次,召开各级联席会议92次,有力推动了扶贫协作深入开展。青岛市累计援助帮扶资金7.2亿元,援建扶贫车间722个,500余家青岛企业来菏开展就业招聘活动11次,提供就业岗位近5万个;160余家青岛企业来菏考察洽谈,青岛啤酒集团、即发集团等45个项目落户菏泽市。在《扶贫志》中记录好这些感人至深的“故事”,就是用群众身边的事实和故事,教育各民族群众牢固树立中华民族共同体理念,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增强各族群众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认同。

记述要寓观点于记述之中,要特别注意用好数据资料,既不能记流水账,也不能罗列扶贫项目数据,以数代文,以表代文,力求记述内容综合性、著述性。节、目记述内容应从事物发端写起,尤其是脱贫攻坚成果、小康社会的建成,要计划单列,或章或节,领属得当,标题简明准确,记述到位。对于跨行业、跨部门的相关工作和“齐抓共管”的工作,要注意记述反映面上的情况。例如,各部门或干部包村脱贫攻坚,不仅要有面上情况,还应记述典型代表、典型项目、典型人物,立体反映脱贫攻坚绩效、成果,包括重大扶贫项目评价验收情况,全面小康情况。同时,注重脱贫攻坚事业中具有代表性和重大意义事件的记述,做到突出重点、彰明因果、彰显特色。否则,就会陷入“部门志”“单位志”的误区。

五、扶贫志的攻坚精神

扶贫事业和脱贫攻坚伟业,不仅在物质上获得累累硕果,在精神上也取得累累硕果。总书记总结的“上下同心、尽锐出战、精准务实、开拓创新、攻坚克难、不负人民”的脱贫攻坚精神,每一个词,都有其丰富而深刻的内涵。编纂《扶贫志》时,要特别注意对脱贫攻坚精神的记载和反映,通过大量生动而具体的事例、丰富翔实的资料,诠释和还原其中蕴含的深刻内涵。一是从脱贫攻坚精神中汲取力量,切实增强编纂好扶贫志的责任担当。要特别重视对先进人物和先进集体的记述,运用好人物传及人物简介、先进集体名录等形式,重视以事系人的方法运用。对脱贫攻坚精神的记载和反映,要特别注意对脱贫攻坚伟大斗争中涌现出的先进人物、先进集体和他们的先进事迹进行记载和反映。特别是人物,要运用好地方志书“以事系人”的方法,把先进人物的活动及贡献以“故事”的方式记入志书。《扶贫志》对几十年来,扶贫战线和为扶贫事业作出突出贡献的先进人物、先进集体,都要予以充分反映。要充分利用好地方志书“彰善引风气”的功能,对已去世的英模人物,用“人物传”的方式入志,在记载其生平的同时,注意反映其在扶贫事业中的事迹和贡献;对在世的先进人物,根据其贡献及受表彰的层次,利用“人物简介”“人物表”“人名录”等形式把他们载入史册。《扶贫志》的专业篇章中还要特别注意运用好地方志书以事系人的方法,围绕叙“事”,把先进人物的活动及贡献以“故事”的方式记入志书,让《扶贫志》活起来、立起来。要心怀崇敬之心、敬仰之情,把扶贫人的感人事迹,通过一个个真实事例,用以事系人笔法记录下来,载入史册,传承永远。二是深刻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对脱贫攻坚精神的重要论述,切实让脱贫攻坚精神成为推动我们做好地方志工作的重要精神动力。三是学习弘扬脱贫攻坚敢于攻坚、勇于担当的不懈奋斗精神,主动为编修好扶贫志挑重担。

结 语

我国在脱贫攻坚领域取得的前所未有的成就,凝聚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智慧和心血,是广大干部群众扎扎实实干出来的。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是党中央、国务院赋予地方志的时代使命,是地方志工作者义不容辞的神圣职责。我们必须增强责任心,把初心落在行动上、把使命担在肩膀上,在其职尽其责,主动担当、积极作为,以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紧迫感投入中国扶贫志编纂工程中,共同完成好这项重要的工作任务。用地方志记载伟大的扶贫事业,是总结脱贫攻坚实践经验,科学把握减贫规律,系统阐述中国特色反贫困理论,揭示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的制胜之道;是着力推出资政育人、存史堪鉴的成果,为推动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提供的有益借鉴。


参考文献:

[1]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关于实施中国扶贫志编纂工程和中国全面小康志编纂工程的若干意见》,2022年3月。

[2] 贠有强,编纂中国扶贫志丨打造精品佳志需要厘清几个问题,搜狐网,2022-09-30 13:44。

[3] 《习近平在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的讲话》,《人民日报》2021年2月26日,第1版。

[4] 刘星,编纂《扶贫志》需要注意的几个问题[J],《中国地方志》,2022年第5期。

作者简介:王新春,男,汉族,1975年11月生,中共党员,中共菏泽市委党史研究院一级主任科员。

关键词: 菏泽市
最新TAG
友情链接